Lim White

自新大陆

0
2064年11月,地球被文明程度领先数百万年的地外文明入侵。为对抗侵略,联盟当局于2065年初开始筹划组建特别机甲部队,使用地球最先进技术制造的特殊机甲与地外文明进行战斗,希望籍此让人类保存生的火种。
2065年2月,联盟特殊机甲部队正式建立,在所有政府的档案中它都只有一个名字,"荣耀"。


1
2065年10月。西西伯利亚,核污染区。
天是怪异的灰红色,黯淡无光,穹顶却极高远,在白日闪着一抹科技文明创造出的微光。极寒的风夹杂着小块的红色碎冰在坑坑洼洼的地面卷成小小的旋风,看起来就像夏日里的草莓冰淇淋,但对于只身执行任务的雇佣兵来说却是个大麻烦。
叶修靠着瘫在地上的陆行兽背风的那一面,操纵着球形防护铠上的金属臂试图用喷枪把能源箱里的航空煤油融化开,现在是接近零下百度的低温,就连航空煤油一从冻裂的箱体里流出来都会马上冻成固体。通讯器也坏了,紊乱的电流在耳机里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像极了早餐时奶酪在牛排上融化,然后凝结出一层薄膜时的声响。
去他的煤油!叶修愤愤地点了根烟(即使总是被扣分他也随身带着这东西),然后发现根本没法吸-----防护铠是密闭的,里面的氧气有限,而老型号的过滤器如果要把带着焦油气味的气体过滤出去,就得把外面几乎能液化的棕红色空气吸进来,这可够恐怖的。


2
等到暴风雪停下,叶修就可以往北方走,前往二十英里外的森林城市杜克西----他也是从那里来的,微草临海驻地兼荣耀北方训练基地气候温暖而湿润,即使更靠近北极。
二十英里的距离,即使失去了陆行兽也只是不到两小时的路程而已。叶修摸了摸长满胡茬的下巴,决定就在这里等暴风雪离开。
"希望他们发现哥失踪了不会急疯啊。"


3
榕城是一座坐落在地下空腔里的繁华小城,因为靠近海洋,终年缭绕着不散的水汽。仿佛是被拼接而成的高层建筑横七竖八,粉红色的列车穿梭奔驰,所到之处人群都会呼啦地散开,铁轨消失之后又自动聚合在一起,就像是机械和蒸汽的时代那些老旧的紧密契合的齿轮,按部就班,勃勃生机。
"真是座有趣的城市。"恺撒•加图索走在街道上,广告牌和出售糖果或者武器的店铺同它们的建造者----人类一道把小小的旧城区塞成了拥挤的缤纷罐头。战争前夕的阴霾并未覆盖到这里,也没有被允许进入蔚蓝星球上任何一个像榕城这样肮脏不堪又喧闹非凡的角落。本应带来恐惧和硝烟的词汇在这里只不过是小酒馆里醉后的谈资,理所当然地和人们脚边奔跑过的老鼠、粗鄙下流的感叹咒骂相伴而生。
肖时钦快步跟上对方的走路速度----恺撒走路很快,与其说是逛街倒更像在行军。"的确是个让人难以厌倦的地方,"他不自觉地再次拉低了袖口,"就是夏天热了点。"
恺撒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实际上这一路肖时钦已经重复拉袖口不下二十次。
"其实你大可不用紧张----马上整座城都会知道你和雷霆。"


4
我们要找到憎恶的地方,却找到了神明;原要杀死别人,却毁灭了自己;原要拔足远行,却来到自身存在的中心;原要孤身一人,世界却终不相离。 ----约瑟夫•坎贝尔
"灵魂的战争由此而来,它没有硝烟,没有战火,却有毁天灭地的威力。"
王杰希合上书,转身关掉投影。教室内寂静如死,冰冷的海风夹着海草、天空和两百英尺下街道的味道从窗口灌入,蓝天之下,世界之中,树顶上的学院微微摇晃。
"人类是有灵魂的,我们因此和地球上其他生物区别开来。但每个人的灵魂不尽相同,因此拥有不同的观点、理念。人类又是群体生物,所以我们会思考----他在想什么?为什么和我不一样?
"这是冲突的本源。'我的'和'他们的'。"


5
维多利亚港的基地据说是早几十年建的,绝大部分都立在海面下,只露出一座瞭望塔的上半截,在南方夜晚辽阔的星空中明灭着不停旋转的指示灯。
路明非是坐船从上海港一路过来的,到了香港连陆地都没踩上就晕晕乎乎地换了船,直接送到了瞭望塔脚底下......啊不,是半塔腰。这次来接他的人是联盟那边推荐的,是个雇佣兵,路明非一听还很觉得对方是个狠角色,走在铁梯上心里不住地打着小鼓。
铁梯也就二三十级,在塔外绕了两圈,顶上是个小平台,平台另一端的铁门后面就是从海面进入维多利亚港湾基地的唯一通道。天色很黑,铁梯锈蚀的很厉害,踩在上面就能闻到铁锈的气味,路明非觉得整座塔都在摇摇晃晃----其实这也是事实,瞭望塔一半在海水中立着,为了抵抗海流的推力,平常只是用锚链钉在海底,并没有其他的固定措施。
"只要适应了你会觉得这样也不错,遇到突发事件链子一收,这塔还能整个拉回海底呢。上次峡湾战争的时候足足两三百号人就这么躲在里面,我进来的时候真是吓了一大跳!"来接他的雇佣兵小哥意外的话很多,一边检查他的身份证明一边指指戳戳,叽里呱啦的讲着这座瞭望塔的历史,虽然实际上没什么好讲的。这基地再怎么说建了也只有几十年,谈不上有什么悠久的历史。
检查完身份证明,对方把那些证件塞回路明非手里,然后跟他握了握手:"你好你好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吧?我是蓝雨的黄少天,接下来要和你会面的是我们队长......"
卧槽......路明非手一抖差点把证件都扔出去,黄少天是什么人?联盟的剑圣!虽然早知道这次任务的合作对象是蓝雨佣兵团,但是直接把副团长派出来接人,荣耀联盟果然豪迈。
"你好我是路明非,卡塞尔学院执行部专员......"心里发怵,招呼还是该打,路明非对于硬着头皮上这种事还是蛮得心应手的。
"哎呦S级啊?学院对我们还真是够客气哈!"黄少天叨叨着推开了一道栅栏门,几步台阶下的小平台上停着一部老旧的电梯,暖黄的灯光从没有合严的门缝中洒出来。
下行一百二十米,就是帝国南方的心脏,维多利亚港湾基地。


6
漆黑的海面风起云涌,夜色潮水般退过天际,黎明将至。
科考船平稳地浮在水面。小小的驾驶舱点着昏黄的油灯,火光在微风中晃动,撒下颤抖的阴影。舱内家具并不多,发霉的羊毛地毯上放着一张木桌,桌边坐着两个人。
周泽楷坐在门边的椅子上,抚弄着手中的瓦尔梅特,局促不安地试图开口打破沉默,不过这实在不是他的强项,几次尝试都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中以失败告结。
楚子航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专心记忆任务流程时被他人打断有些不耐烦。双方都是不善交流的人,沉默便在二人之间理所当然地蔓延开来,油灯仿佛一面镜子,分隔两边的身影静默着,像是彼此的影子。
破晓已到来。


7
四楼窗外的鸟很多,总是叽叽喳喳吵得人不得安眠,暗淡的天光透过许久未擦的玻璃窗和淡绿色窗帘的缝隙照进来,远处有海的声音。
兴欣的总部就设在这里。老旧的居民区太过远离市中心,以至于还保留着上个世纪末的风格,灰褐色的楼体底层是一溜的大排档,烟熏火燎的。
兴欣的诸位呆在五十平的小公寓里,除去厨房卫生间人均面积不足三点五还要各抱一台电脑,空调机嗡嗡运转也驱散不掉屋里的烟味,但是没有人露出不满的神色。
他们很忙,忙于寻找他们的老大。此人六小时前于微草总部附近核污染区内失踪,搞的联盟上下焦头烂额。
"老魏!就是颗卫星你要多久搞定啊!?"
"滚你妈的,你行你来!"
先推开电脑的却是莫凡:"弄好了。"
方锐连滚带爬挤过两排机子,扑到莫凡屏幕面前,"哎呦莫凡同志挺能干的啊,比起老不死没下限的某人强多了。"
魏琛也挤了过来,扫一眼莫凡的屏幕----确实是他刚才还在费力破解加密的那颗间谍卫星的监视画面。
"人不服老真是不行喽......"
陈果刚提着十几份米粉上楼,就看见兴欣众人围着一台显示器讨论着什么。她放下东西走过去,屏幕上是西伯利亚的地形图,一个红点稳定地闪烁着,正缓缓向西北方移动。
看到陈果过来,方锐特别严肃地回头跟她说:"老板娘,我告诉你个坏消息,你做好准备。"
"什么?"
方锐侧开身露出莫凡旁边罗辑的屏幕,"照这个速度,老叶过不了半小时就到军事禁区阿芙乐尔了。"

风与硝烟之歌

原唱only my railgun,随手填的倒是有点像霸图
没填多少。(因为填不下去了(

风 轻悄悄吹过
雨打在角落
鸟儿唱着不知名的歌

心 肆意地咆哮
疯狂地追逐
天边那绚烂的烟火

多少人 能登上荣耀的王座
没有谁会在落幕之前放弃退缩
岁月时光 破碎在漫长征途中
脚步承载的声音只剩叹息

数百年的战火 到底为谁带来什么
黎明的破晓 奏着属于夜的歌
战鼓已被遗落 野原燃烧红莲之火
即使终将错过
会有人谱写新的传说
此生荣耀 已染上鲜血的颜色


愿世上所有的荣耀都与你的名字有关。